通过手机访问回声

恐慌症紀錄

我很討厭與人相處,應該說害怕。
我會害怕和別人說話,甚至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有某種程度上的語言障礙。

暑假在找工作時我就一直很不安,每天活在水深火熱中,甚至崩潰的坐在街頭大哭。

一直到我找到打工的機會,在打工的前一天晚上,那簡直是我這輩子最痛苦的一次,全身抽蓄顫抖,心臟彷彿停止一般的心悸,呼吸困難全身麻木,以及無法控制的情緒,我彷彿缺氧的魚一般在陸地上垂死掙扎,我差點以為自己要死了。

在那之後我時不時就會病發,幾乎每天一次或兩次或更多,我被這樣的自己折磨的不成人形,根本無法正常的生活。

直到我真的受不了了,我撐了三個月,這三個月我無時無刻都在擔心自己下一秒會不會突然發作,甚至是衝到廁所忍住,只能自己死撐著,和自己說著無數次的「撐下去就好」「再一下下就結束了」「加油」
老實說,那真的很痛苦。

三個月過後我的精神和身體再也受不了了,我求阿姨帶我去看醫生,我只差沒喊救命。

醫生說這是恐慌症,腦中缺乏血清素的關係導致,或是壓力過大,我需要吃些藥物控制病情。

我沒想過這輩子我會需要靠精神科的藥物來過生活。

我吃了藥,第一個禮拜我被藥物的副作用折磨的更慘,沒有用就算了,副作用強大到我吃不下睡不著,參了安眠藥的藥物讓我頭昏腦脹卻睡不著,還讓我肚子極度飢餓看到食物卻噁心嘔吐,全身無力,甚至到後期有些記憶力減退等現象,於是我停藥了。

那段時間我發作的時間沒有減短,也沒有增長,但是卻更加煎熬。

隔了一個禮拜,我換了藥。

這個藥副作用總算沒這麼大,是我還可以負荷的範圍內,醫生開給我快一個月的藥,讓我吃著先試試看。

事實上,我覺得吃藥並沒有什麼用處,但恐慌症確實很少病發了,雖然還是有,但至少沒那麼嚴重。

現在打工也不用特地衝去廁所抑制病發,或是吃不下睡不著。

我現在也終於能正常的生活,希望以後也如此。

我正在好好地努力地過著生活,努力的打工,努力對抗病情,也希望你們能夠努力認真的過著屬於你們自己的生活。
雨薰

雨薰

台北,女,00后

2018-10-11 07:48分享了故事

留下你的回声

我们倡导理解和善意

发表回声必读

回声上的故事大部分是用户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,将心比心,每个人选择在回声上敞开心扉都需要勇气,也大多希望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宽容,或者在迷途中得到别人的指点和建议。对于别人的故事中所包含的经历、观点和做法,你有权同意或不同意,有权保持沉默,也有权发出自己的声音,但请不要在你的回声中使用侮辱和攻击性的语言。因为这样做侵犯了他人,也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。

这是一个多元化价值观的世界,很多事情并无绝对的对与错,存在即是合理,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要走的路,只要能为自己的选择承担相应的结果就可以了。 所以,请你抱着宽容和包容对待每一个在回声上发表故事的人,在回复前多站在对方角度设身处地想想,然后再以善意的态度表达自己的观点。

如果您不赞成以上这些,那么你可以选择不在回声上发表内容;如果你针对别人的故事发布了带有攻击和侮辱性的回声,那么你也要为此而承担内容可能被举报和删除的后果。

最后,谢谢你的耐心、理解和支持!

返回

向陌生人说出心里话,总有一些声音能够温暖你的心! 立即加入回声 用户登录 | 了解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