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过手机访问回声

看完自己QQ里的说说,突然又想写点啥

2020年对于我们所有人而已一定是难忘的一年,它让我们度过了不一样的春节,让我们感受了世间的人情冷暖。我们总会不自觉得把2020年和2003年作比较,其实说实话,2003年在我脑海中是模糊的,依稀记得老爸天天在家煮食用醋,家里都是酸酸的味道,而2020年却让我永生难忘吧!
2020年1月19号学校放假,我从温州回老家,老婆硬是不让我一个人开车回去,给我买了高铁票,一切都很顺利,19号晚上我就到了黄石,第二天陪老婆去看了一下她奶奶,还在她奶奶家吃了顿饭,然后像往常一样回我的老家黄冈。回到黄冈之后才慢慢听说了武汉有疫情那么回事,一开始也并没有在意,直到几天后我不舒服了,体温在37℃徘徊,我老婆的妹妹也生病了。真的,那段日子是令人恐慌的,我没去过武汉,也没和武汉的人接触,我的内心还是有一丝侥幸的,可是,我的老婆,就要分娩的老婆在我身边,我不敢有任何马虎,更不能把那份侥幸当成我逃避的理由。在大年30的早上,我去了医院,测了体温,医生说我一切正常,不要过于担心,回家好好休息。可是我就是感觉不舒服,在我的坚持下医生让我去验血拍片子,万幸的是最终的结果是我啥事也没有。当时心里的石头算放下了,可没过几天新闻上说有无症状患者,我的天,我又在对号入座了,在我们黄冈,已经到处封城,老婆说再去医院没事也把你隔离了,这样没病可能都会传染上,坚决不让我再去医院。庆幸的是我一直也没有发烧,咳嗽,只是总觉得自己不舒服。那种压抑,在黄冈疫情慢慢好转中也随之减轻。在我们所在的县城还没有清零的时候,老婆要生了,我们不得不去医院,这时候要做爸爸了,我的内心担忧反而超过了喜悦。救护车把我们送到了妇幼,这里并不收治发热病人,也算是一片净土,2月29号晚上钟楼里八点的钟声刚过,老妈问我:现在几点了。我说:八点刚过呢,可能还有一会儿。“哇、哇、哇”,我听到了产房里响亮的三声啼哭,我高兴的跳了起来,热泪盈眶,而此时写到这里的的我再次热泪盈眶了。母女平安,老婆很虚弱的在医生的掺扶下出了产房,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:期间好几次想放弃顺产,太痛了,生之前一直希望生个女儿,可是在生的时候我反悔了,我希望她是个儿子,我不希望我的女儿以后也要忍受这样的痛苦。老婆的话直击我的心房,我只能不停地亲吻她的额头,告诉她一切都很顺利,她是最棒的。现如今,孩子已经出生23天了,我得出去工作了,老婆在家带孩子,坚强的老婆是那么的不舍,可是都说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见,其实都只是互相安慰罢了。我告诉老婆,等她做完月子,全国疫情结束了,让她带着孩子到我这边来,我们还是能在一起的。眼下,这也是最好的办法了。
疫情现在全世界蔓延着,何时是个头谁也不知道,刚出来一天就有些想老婆和女儿了。
记录下这些,就像是自己的日记,偶尔回来看看,也防备老婆以后提问她分娩那天的细节,嘿嘿,因为老婆一直笃信,我老了一定会患上阿兹海默症,谁叫我现在记性就这么差了呢!
原来如此

原来如此

黄石,男,90后

6天前 15:11分享了故事

留下你的回声

我们倡导理解和善意

发表回声必读

回声上的故事大部分是用户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,将心比心,每个人选择在回声上敞开心扉都需要勇气,也大多希望得到别人的理解和宽容,或者在迷途中得到别人的指点和建议。对于别人的故事中所包含的经历、观点和做法,你有权同意或不同意,有权保持沉默,也有权发出自己的声音,但请不要在你的回声中使用侮辱和攻击性的语言。因为这样做侵犯了他人,也只会让事情变的更糟。

这是一个多元化价值观的世界,很多事情并无绝对的对与错,存在即是合理,每个人都有权决定自己要走的路,只要能为自己的选择承担相应的结果就可以了。 所以,请你抱着宽容和包容对待每一个在回声上发表故事的人,在回复前多站在对方角度设身处地想想,然后再以善意的态度表达自己的观点。

如果您不赞成以上这些,那么你可以选择不在回声上发表内容;如果你针对别人的故事发布了带有攻击和侮辱性的回声,那么你也要为此而承担内容可能被举报和删除的后果。

最后,谢谢你的耐心、理解和支持!

返回

向陌生人说出心里话,总有一些声音能够温暖你的心! 立即加入回声 用户登录 | 了解更多